欢迎访问民建四川省委网站
您好!今天是:
  1. 首页
  2. 履行职能
  3. 建言献策
  4. 内容

蓉戎区域经济协同共兴 融入“一带一路”战略的建议

日期:2017-11-09 人气:3622    来源:    作者:叶晓锋

                  

为认真贯彻落实四川省第十一次党代会精神,努力实现“一个愿景”、实施“两个跨越”、践行“三大发展战略”。“构建三个新的格局:构建区域协同共兴、整体跨越提升的新格局;构建‘四化’同步发展、城乡共同繁荣的新格局;构建动力转换接续、发展提质升级的新格局”。宜宾应以更加开放的思想,体现高瞻远瞩的智慧,发挥追赶超越的精神,采用紧密有力的措施,联合成都,打造并推动“蓉—戎”区域经济协同共兴,塑造盆地核心区域与川南沿江经济带合作的桥头堡,成为四川发展的又一增长极,呈现引领西部、面向全国的核心增长区域,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国家战略。

一、蓉戎经济协同概念

成都:别称芙蓉城,简称蓉城。在五代十国蜀后主孟昶执政时期,成都全城遍种芙蓉,清新空气、花开似锦,由此成都因花而得其美名--芙蓉城。1983年5月26日,市九届人大常委会八次会议决定:正式命名芙蓉花为成都市市花。

宜宾:古设置行政机构“戎州”、别称戎。 南朝梁武帝大同十年(544年),平定“夷戎”后,于今宜宾城区设戎州作为州治。宜宾是南丝绸之路的起点,素有“西南半壁古戎州”的美誉。

本文是以成都、宜宾为研究对象,以其别称“蓉戎”做精炼化描述,探讨在蓉戎区域之间的经济协同内容。

二、蓉戎经济协同的现实紧迫性

蓉戎区域经济互动深化协同,有利于成都平原与川南沿江经济带的资源共享、产业互补、要素优化、节约发展,实现蓉戎经济区域规模效应凸显、经济增长多点多极,进而区域内加速推动基础设施、环境保护、社会福利、民生条件等方面的大幅提升。多年来,由于行政体制、地域距离和历史原因形成的分隔,蓉戎之间的经济协同关联度不高、互补性不强、融合性不深。长期以来成都已然成为全省独大的经济和产业中心,与宜宾之间的经济交流处于居高临下、自发零散和行政配合的松散自由状态。

在全省“三个新的格局”发展的大政策大环境下,蓉戎开展经济协同可以减少两地项目盲目竞争、产业同质发展、物流成本内耗、人才流动困惑、经济效率损失,进而促进蓉戎区域内市场更加开放、比较优势充分展现、要素保障更加合理、经济效率有效放大,必将在全省、全国范围的比较优势和整体竞争力上明显提高。

三、蓉戎经济协同是两地双赢发展的现实需要

构建蓉戎经济协同,是宜宾建设川南中心城市和成都顺江达海通洋加速发展的现实需要。

(一)是宜宾鹤立川南的需要。1997年之前,重庆是当仁不让的川东、川南的区域性中心城市,之后二十年川南四市宜、泸、自、内都在苦练内功、跨跃式发展、追赶式奋进,但中心优势不明显。所谓川南中心城市必然是辐射川南、北连成都、东接重庆、南通云贵的区域性中心城市。一城闭门造车和全民动员都显势单力薄,单一的宜宾成不了中心,不可忽视其他三市的存在,宜宾靠什么辐射泸、自、内,凭什么中心川南,不联合外力支持不行。而在成都城市圈的建设使得资阳、德阳、眉山、乐山等城市搭上了发展快车,为成都相关产业配套的企业原本可能在川南布局,因而聚集到了成都周边市县,客观上加大了川南宜宾的扩大投资的难度。特别是简阳纳入成都代管后享受到了银行贷款、市场融资、项目要素投入等诸多便利,城市建设、环境保护、投资力度等方面加速推进,与成都相关县区的差距越来越小。

(二)是成都建设国家级中心城市的需要。2016年,国务院批准“成都要以建设国家中心城市为目标,增强成都西部地区重要的经济中心、科技中心、文创中心、对外交往中心和综合交通枢纽功能”。成都成为了继北京、上海、天津、广州、重庆之后第六个被定位为国家中心城市的特大城市。“建设国家中心城市”是成都作为中国西部城市获得的最高国家使命。

虽然成都在川内有诸多绝对优势,相比重庆、上海、广州等国家级中心城市在发展腹地、市场空间、人口基数、科教能力等方面实力和潜力巨大,但却有着不通江海的战略性缺失。

而宜宾作为万里长江第一城,坐拥长江上游第一大港----宜宾港,是国家在长江经济带上重点建设港口。蓉戎协同,宜宾必将形为成都产业物流至西向东顺江达海通洋运输线的重要一环,弥补成都江海联运的战略性缺失;另一方面,宜宾虽然是传统的“三线建设”工业基地和全球最大白酒生产基地,但是工业结构单一、产业发展比较缓慢、规模效应不突出、易受外环境影响、抗风拒险能力弱等。所以,蓉戎经济抱团发展是两地双赢的必然选择和必由之路。 

四、蓉戎经济协同是崛起西部的重大历史机遇

蓉戎两地都是四川经济强市:成都是全省第一,在西部地位举足轻重,宜宾经济也是多年保持川南首位,素有“西南半壁”之称。就全省经济实现整体起飞而言,川南地区堪称四川经济的重要发展极。从宏观上来看,成渝中心城市群的辐射力受地理限制,到达川南乃至云贵地区已经梯度削弱。南边的昆明、贵阳城市经济向北能力也在递减,同样无法满足全域发展的需求。成都、重庆、昆明、贵阳四大西部中心城市在各方面都需要一个具有较强综合实力的城市,来起到连接东西、贯通南北的枢纽支撑作用。而宜宾正好是位于这四个城市群的几何中心地理位置,又连接着长江经济带发展纽带,无论是经济实力还是发展远景,宜宾最具得天独厚的先天条件和朝气蓬勃的后发动力,是担当这一节点城市重要角色的首选。 

五、蓉戎经济协同发展的主要路径

(一)转变政府职能,建立经济协同协调机制。树立共赢意识, 强化行政沟通、经济协同,弱化行政概念屏障,推进蓉戎联动协作。而弱化并非行政力量的减退,而是如何以全新的方式规范合作。要探索转变政府职能,依法合理的对经济结构、产业布局、支持政策进行调控和引导,结合两地的传统优势强强联合,促进生产要素、产业功能向更合理、更高效的区域流动。

在新形式新要求下,宜宾把投资促进局与外事侨务局的机构合并和职能重组,就是向着更为广泛地对接国际先进企业,导入全球前沿技术,为引进国际资本,主动调整转变行政职能迈出的创新一步。

(二)探索经济协同模式,跨区域共建产业园区。为实现蓉戎协同共赢,探索开展跨区域经济协同模式。打破地域界限、做好产业转移对接,杜绝同质竞争、重复建设、资源浪费等因素。解决成都园区项目多而土地少,宜宾区域又亟待发展和项目缺少的矛盾。

以蓉戎战略协同为基础,跨行政区域、放大经济半径,两地探索合作共建蓉戎产业转移工业园。以市场为导向,充分发挥成都的产业优势和宜宾的区位优势,优化区域资源配置,构建区域协同与产业互补联动机制。统筹协调发展,促进对水运、外贸、电力、人力、土地有紧密要求的产业从成都逐步转移至宜宾。

根据宜宾产业特点,找准产业定位,结合成都拟转移产业企业,积极争取省上产业集中发展园区的规划授牌,以增强转移企业信心。共同论证在沿江沿路大力发展装备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关贸物流、旅游康养等优势产业,引导成都地区相关产业向宜宾区域有组织、成规模地实施梯度转移、异地技改、跨越发展。努力打造特色鲜明、竞争力强、比较优势突出、链条完整、集聚度高的特色产业集群。全面提升成都中心区域和宜宾长江沿线的经济整体竞争力。

(三)能源战略协同合作,助力实体经济。2013年,我国的石油对外依存度接近60%,到2020年,对外依存度将达到65%-70%,从而严重威胁国家能源安全。而从能源结构来看,天然气在我国能源结构中所占比例极低,不足美国、欧洲的1/4,因此天然气的应用在我国有着相当大的潜力。页岩气作为特殊天然气,比天然气更为高效、清洁,具有开采寿命长和生产周期长的优点,且分布范围广,厚度大,能够长期稳定的产气。

宜宾是“四川长宁-威远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和“滇黔北昭通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的核心区域,在珙县、兴文、筠连、屏山等地已探明页岩气储量达2万亿立方米以上,页岩气资源丰富,发展潜力巨大。成都大力发展实体经济需要优质、高效、便宜、清洁的能源作支撑,宜宾需要更好地贯彻落实国家加快页岩气等非常规油气资源开发利用、完善能源供应新格局、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因此,蓉戎能源战略协同是助力实体经济的必然选择。

   (四)探索共享机制与生态补偿,推动行政经济变革。积极探索区域间利益共享的合作机制,创新异地共建产业区互利共赢、投资支持、税费优惠等政策。构建起能适应这一共建区域发展的新型行政经济制度,形成共建共享共利益的分配机制,确保共可持续发展。

蓉戎协同不仅是经济共赢,更是生态共赢。宜宾在长江上游防护林保护区、长江珍稀鱼类保护区的范畴,是长江经济带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生态保障。首先应是要生态挂帅,然后才是产业发展。要加强蓉戎联动,促进齐抓共管,探索生态补偿机制,构建改善脆弱生态环境。共同探索建立财政转移支付制度,实施生态补偿政策机制,可以将产业承接地区一部分应向中央、省上交的税收,通过规范的横向转移的方式,直接支付补助给产业承接地区的生态功能区修复,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处。

五、统筹提升格局,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国家战略

成都作为西部中心城市,四川产业核心区域,自古就是横向连接我国西南诸省与丝路连接的重要枢纽通道。现如今空运、陆路、铁路网络发达:成都国际空港已开通284条航线,其中国内航线182条,国际(地区)航线102条。近日,出台新政促进物流供给侧改革,力争5年内国际(地区)航线达到120条,打造“空中丝绸之路”,并依托中欧班列加快向西开放步伐;成都国际铁路港已经发挥巨大作用。去年,成都与欧洲大陆之间发出蓉欧快铁460列,成为国内中欧班列中运营班列最多的地区。蓉欧快铁中线还将延伸至欧洲更多城市,新开通北线至莫斯科、南线至伊斯坦布尔班列等,预计2017年蓉欧快铁有望超千列。

宜宾古称戎州,是古代南方丝绸之路起点,纵贯川、滇两省,辐射藏、秦、渝、黔等地,贯通缅、泰、印诸国,通往东南亚、西亚以及欧洲各国。是我国古代西南地区一条古老的国际大通道。它和西北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遥相呼应,同为我国古代对外交通贸易和文化交流的主要通道。

现如今宜宾构建起了铁、公、水、空立体综合交通走廊,国家“八纵八横”高速铁路网中“京昆”“兰广”两大重要通道在宜宾交汇,4条高铁将从2018年起陆续通车,届时成、渝、昆、贵四大城市将纳入宜宾一小时经济圈、两小时交通圈。2016年,宜宾保税物流区B型开阜,标志着“一带一路”长江起点对外开放新平台正式建立。

从地理位置、发展基础和发展前景来看,以成都为中心的高速公路网、大能力铁路网、大密度航空网已经成雏形,加上长江天然航运的四川第一大港,必将形成高效、便捷、安全、畅通的现代综合立体交通体系和全方位、全功能、综合性服务的新型物流枢纽中心,而宜宾是最有条件、优势和责任承担这一重要角色。两地协同,宏观架建了东接重庆、南通云贵、通江达海、远达新-欧的战略布局。充分发挥宜宾长江经济带、四川第一港、川滇黔渝结合部和成都“一带一路”的“蓉-新-欧”西部铁路港重要交通枢纽,加快外销型产业、装备制造产业、重物流型产业等沿江区域布局发展,大大减少中间成本,提高效率。服务好成都经济这一核心引擎,最大限度地扩充成都的辐射能力。同时,促进资本、人才、技术等向川南宜宾聚集,使宜宾成为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增长极,成为成都中心的重要经济协同区域,两地携手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国家战略。

 

(作者叶晓锋,民建临港支部会员、宜宾市经济发展服务中心投资促进二科副科长)


    将此文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