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民建四川省委网站
您好!今天是:
  1. 首页
  2. 履行职能
  3. 建言献策
  4. 内容

把握新时代四川所处的历史方位

日期:2018-06-19 人气:2988    来源:    作者:杨明洪


准确把握四川所处的历史方位,更好地肩负起新时代的历史使命。历史方位,指的是客观事物在历史发展中所处的位置。准确把握四川所处的历史方位,既需要从四川发展的历史角度认识,又从四川在全国的相对位置去理解,还需要从四川未来发展的前景去理解。

    四川是全国的一个缩影,全国存在的问题四川基本都有,但具体表现形式和程度不全相同,而且还有一些特殊矛盾与问题。发展不足、发展不充分仍然是目前最突出的问题,同时在筹划发展特别是区域发展存在一些不足。主要表现在:

    一是对区域发展规律把握不足。虽然我们看到了成都“一城独大”导致与其它地区差距越来越大,并正确地提出了“多点多极支撑战略”,形成多点多极空间结构,但在具体谋划中轻视“点”和“极”而将重点放在“面”上,希图实现经济增长在“面”上全面开花,缺乏“点”和“极”上突破的举措。其结果,作为区域经济中心的城市,“极”的带动作用和点的支撑作用都没有得到发挥,并形成分担成都功能的效应,反而在市场机制作用下,成都对省内区域的经济因素和经济活动的“虹吸效应”明显上升,成都“一城独大”问题没有得到很好解决。

二是区域谋划中对次级中心城市谋划不足。在成渝经济区范围内,成都和重庆是两个特大中心城市,是带动区域发展的“火车头”。但成都、重庆两个特大中心城市的辐射功能是按照城市等级序列进行的,由于过去的区域谋划中对次级中心城市谋划不足,两个特大中心城市之下缺乏次级中心城市,其辐射效应无法传递到成渝经济区所覆盖的范围,产业转移大多选择省外进行;反过来,成都、重庆两个特大中心城市的吸聚功能是可以跨越城市等级序列的,“虹吸效应”非常明显。

三是对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规律把握不足。政府要平衡发展,市场选择非均衡发展,成都与周边地区正是这个矛盾。产业的空间聚集和扩散遵循的是区位效益指向原则。人口、经济因素、经济活动、产业向特大中心城市聚集是市场自发调节的结果,非市场的力量难以改变其基本方向。在这种背景下,作为特大中心的成都将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发挥其吸聚功能。

针对这些问题,为明辨四川未来发展的方向,这里提出几点建议:

一是充分市场机制的作用做优做强成都。与一线城市相比,成都虽大而待强待优。为此,建议充分借鉴深圳经验,切实转变政府职能,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激发市场主体和社会各界的创造潜能,使成都成为我省乃至于中国西部地区毫无争议的区域创新中心,并进一步发挥其国家中心城市功能,带动区域经济增长的“第一极”。

二是筹划次级中心城市或者中心城市群。可以提极的带动作用和点的支撑作用,按照实力原则、潜力原则和空间距离原则,选择建设次级区域中心城市。建议恰当发挥政府作用,规划建设若干个城市周边副中心,包括产业副中心、科创副中心、交通副中心、生活副中心,距离成都较远或者处于省级结合部的区域中心城市建设支撑型副中心若干个,包括川南支撑型副中心、川东北支撑型副中心、攀西支撑型副中心。在支撑型副中心建设中,要充分发挥政府作用,构造支撑片区的中心城市或者中心城市群加快发展。当务之急就是采取措施实现“内江-自贡”深度一体化发展。

三是着力解决“一干多支”的相互关系。本着优势互补、合作共赢的原则,实现成都与重庆的协调发展,遏制自2009年以来,成都与重庆之间的联系合作减弱的趋势,实现“干干”共同发展。按照配套发展、错位发展,推动“干支”关系协调,明确在干与支进行产业分工,政府掌握的资源多向“支”倾斜,成都更多地借助市场力量做优做强。遵循合作多赢、共生共荣的原则,推动“支支”互动发展,造就多点多极竞相争先的发展态势。2015年,民建中央副主席、民建四川省委主委陈文华同志向四川省委省政府建言推动内江-自贡深度一体化发展,构造四川新的增长极。得到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建议相关部门加紧研究相关问题。

四是搞好欠发达区域支援。进入新时代的欠发达地区,人民追求美好生活需要的趋势是一致的,但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更加突出,发展的自生能力上比较缺乏,需要得到大力支援。正确把握四川所处的历史方位尤其需要关注欠发达地区的发展。建议,进一步加大区域支援力度,完善支援方式,让欠发达地区追求美好生活的需要逐步得到满足。

(作者系民建四川省副主委,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委员)


    将此文分享到:0